我们今天如何做母亲

2021-12-19 00:43:来源:西安交大黎荔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者:黎荔

1919年鲁迅曾在《今天我们如何做父亲》一文中呼吁要“救救孩子”,当时的背景是新文化启蒙,要以割除陈旧传统的方式来为孩子成长开辟一条新路。斗转星移,将近百年,今天我们再来谈论这个话题,有了全新的时代语境。鲁迅从男性立场来谈论父亲的角色,父亲是孩子社会化的榜样和引导,但母亲才是一切的源头,是一个孩子心理发展水平的基石,母亲才是身负多重角色、最深入地参与了孩子成长。所以,我认为最应该讨论的是,今天我们如何做母亲。

首先,对孩子最大的富养就是父母恩爱,要尽最大的可能把孩子带在自己身边,给孩子充足的安全感。

隔代教育不能说没有成功案例,但隔代教育普遍存在诸多不尽如人意处,这种状况容易导致留守儿童“亲情饥渴”,留下显性或隐性的延续终生的心理内伤。还有一种情况是,父母并没有因为工作异地不得不与孩子分离,但做父母做得极不敬业,这类父母的孩子有个残酷的称呼——“隐性留守儿童”。记得有个段子说的就是这事,“妈妈生,外婆养,爸爸回家就上网,外公天天菜市场,爷爷奶奶来欣赏”。

前一段时间,芒果台节目《变形计》中农村主人公张水富的妹妹张水丽,才年仅7岁,因为性格泼辣火爆,在节目中花式“虐”城市少年,获得“社会我丽姐”的流行语。其实,她只是因为父母离异,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一直和哥哥相依为命。节目开机,突然和哥哥的分开,并要和一个陌生的少年相处十几天,小女孩难免陷入“分离焦虑”。小小年纪就任性、冲动、极端、暴躁,动辄就暴走,一言不合就开哭,张口闭口就是“再说我打死你”。其实这都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当孩子和母亲之间最初形成的共生关系终中断的时候,幼儿通常就会出现行为障碍,不完整的家庭教育(父母离异、单亲家庭)更会让孩子有较大的性格缺陷。张水丽不仅是留守儿童,而且父爱母爱“双重缺乏”,难免如此。与父母链接,是所有的孩子的内心渴望,孩子的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孩子心里最大的渴望就是与爸妈连接的归属感,那是超越了一切事物的渴望,如果孩子对其中一方的连接有所缺乏,将会让孩子感到空虚遗憾,而最令孩子难以忍受的是父母其中一方否定另一方,那就像自己内在的一半否定另一半一样,结果必然造成孩子心理上的分裂。知道小孩子最害怕什么吗?就是被遗弃,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就担心被父母遗弃,这种潜意识会影响他的一生,即便长大以后,进入恋爱和婚姻状态也经常觉得自己会被遗弃,害怕被爱人遗弃。

其次,不要把生养一个孩子当成毕生使命,“隧道视野”中只有一个孩子,自己活得不快乐,也绑架了孩子的人生。

女人在生了孩子之后的生活,7*24小时的全年无休,母性在基因里大爆发,无怨无悔地倾尽全部的爱。作为妈妈,很容易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家务的泥潭尚不能解脱,心理的依赖更是与日俱增。听过一个妈妈的金句:“有了孩子之后,你会觉得老公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听起来是个笑话,细品难免唏嘘无奈。可这确实是残酷的真实,多少夫妻在烦劳和琐碎中渐行渐远,多少妈妈在孩子的一颦一笑里迷失自我。再加上人人都在歌颂“伟大的母亲”,以至于母亲不伟大简直不好意思见人。如牛马般劳作,污垢的面庞,蓬乱的头发,弯曲的脊背,背着家人吃残汤剩饭……这些画面一次次地将我们感动得稀里哗啦的,一次次的赞美构成了我们对母亲的理解。如果说传统性别结构下,尽母职是女性的规定义务,那么当代的母亲更多了一层双重角色间的奔忙挣扎。妈妈的时间都是碎片,我们这个社会是高速飞奔的,大多数行业的中坚力量都无数加班,身心透支,妈妈在辛苦哺乳育儿之余,还要跟他们激烈竞争,代价有多大,你难以想象。“为你做牛做马的女人就是妈,你怎能不爱她?”各种将母亲的无私奉献合理化、正当化的行为,其实是淡化了乃至消解了对母亲现实困境的关注。这样育儿的效果真的好吗?一则太辛苦,二则会把孩子养得无所适从,因为从小就要用太多精力应付妈妈的过度关注。有一种心理创伤叫“被吞噬型创伤”,被母亲过度关注的孩子常常会有。孩子累,母亲也累。

如果只养一个孩子,一个女人,一生中完全消耗在孩子身上的时间,顶多只有前三年,而现在中国人平均寿命要活七八十年,所以,拥有无私奉献型母亲的孩子们“有福”了,你母亲漫长的余生还要用于吞吐你这个孩子,就像天天趴在金鱼缸上看鱼一样,母亲以无微不至的照拂寄生在你的身上,因为除你之外她不知道如何去建设自己的生活。如果母亲为了你的学习与生活,放弃事业做了全职妈妈的话,你欠你母亲的人生债务就更多了。因为,中国没有道德底线的小三多,难怪中国太太们总是充满危机感,中国社会对女人就业的年龄要求严,全职妈妈再就业没有优势。无论老公人品如何,只凭这两个理由,就会让全职妈妈的心乱套。在这样一个浩瀚的巨大时代,这样一个匕首般锋利的冷漠时代,这样一个迷宫般复杂让人日日战斗不息的时代,这样一个新婚姻法让女人尽母职又不予保护倾斜的时代,你忍心让你的妈妈只有你这样一个孤零零的人生战利品?

第三,抚养孩子是一个不断放下执著的过程。最后,我们会把孩子们想要的主权归还给他们——在他们长大成人后。

关于这一点,台湾作家龙应台总结得很好,“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你的孩子,其实不是你的孩子,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他们通过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从妈妈肚里爬出来的那一刻,宝宝就到了父母们的掌心里。时间在走,父母在老。从蹒跚学步到咿呀学语,然后孩子们有了自己的独立意识。他们在你身边,却并不属于你。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因为他们自己有自己的思想。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却不是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做梦也无法达到的明天。

长大之后,他们振翅高飞,他们会思念你,但不是每一天都想你。父亲比母亲更容易放下和释然,但母亲通常很难云淡风轻,因为社会大环境和男人的低觉悟都让女人独自承担了太多育儿成本,做母亲是一场自我承担的孤独之旅。那些匆匆忙忙生下孩子的女人,往往是“产后抑郁”的高发人群,因为她们还没有真正调整好“母亲”和“自我”这两个角色的冲突。别以为你会牺牲得心甘情愿,人往往会高估自己的奉献精神。当你的个人生活和事业梦想不断被压缩,你以为将来能做到心平气和地退出成年孩子的生活?如果这个孩子,是妈妈在婚姻里委曲求全的原因的话,母亲就更加不放手了,她的一生,这样孤注一掷在孩子的身上,是飞行的箭,孤单,由命运之手掷出。即使你长大了,离家了,母亲依然不断索取情感(为了你而勉强维系婚姻的半生缺爱的母亲呀!),你羞愧自己如何全然抵偿妈妈为自己做牛做马的一生?

作为一个女人,此生能做孩子的妈妈,以凡人的身份做一个天使守护者,这实在是神恩浩荡。在梦想中孕育,在惊讶中期盼,在幸福中陪伴,在学习中和孩子共同成长——做母亲是劳累的,但不计回报、心甘情愿。这个世界上看上去最不公平的买卖就是婴儿和妈妈的关系,妈妈好像是纯粹的付出,婴儿好像是纯粹的享受,但婴儿也有代价,他/她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给妈妈了。孩子与母亲,是生命中一场深厚的缘分,是生命中一段美丽的同行。童年时,要给予强烈的亲密,让孩子内化于胸。只有真正充足的母爱,足够有力和温暖的触碰,才可以让一个幼儿度过“分离焦虑”,发展出来真正强健有力的自我。在孩子长大后就要学会得体的退出,不能让孩子觉得成年窒息。照顾和分离都是父母在孩子身上必须完成的任务。长大的孩子,在母亲的目送下,勇敢无畏地行走于天空之下,大地之上,比远方更远的地方,心里默默念叨着:“妈妈,我不能回到你的怀抱/因为我们终将独自面对这个世界/我不会对你说出我的痛苦/因为那将是我最后的坚强”。

在母亲节写上述自勉的话,让我在今天做好母亲。我不像其他妈妈一样喜欢全身心投入去照顾孩子,因为我也有我不断前行的人生。我想孩子来到我的生活中,慢慢的自然会学会和我相处的方式,他自自然然地做孩子,我也自自然然地做母亲。男孩子的童年应该海阔天空、四处探险,而不是早教班、兴趣班,琴棋书画样样不落,忙得和陀螺一样团团转,我不想拿走他的童年。所以,可能孩子从我这里得到的日常琐细关爱会少一些,但我希望他能得到的,是长久的精神成长的灌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