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开幕前最后时刻的疫情“战书”

2021-07-20 05:41: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东京奥运会开幕前最后时刻的疫情“战书”

    7月18日,日本成田机场,一名防疫的工作人员为刚下飞机的中国乘客检查防疫表格,耐心服务。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占坤/摄

    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开幕,距开幕仅剩4天时,《朝日新闻》今天公布一项调查显示,“2/3的日本民众不相信日本能够举办一届安全可靠的奥运会。”疫情数据、舆论态度甚至赞助商,即便到了开幕前的最后时刻,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连锁挑战仍在向这届命途多舛的奥运会下达“战书”。

    根据该项调查显示,68%的受访者对奥运组织者控制新冠病毒感染的能力表示怀疑,5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反对奥运会继续举行。在接受电话调查的1444人中,有3/4的人表示他们认同禁止观众到场观看比赛的决定,同时他们也担心,举办这场有上万名海外运动员、官员和记者参加的赛事可能会加速东京的感染率。

    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最高级别赞助商丰田汽车公司甚至在今天透露,将放弃在日本国内投放奥运相关的电视广告,“可能是认为会影响企业形象。”

    数据的确严峻。东京都7月18日的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为1008人,已连续5天超过1000人,这7天的日均新确诊感染人数增至1068.3人,为此前一周的145.6%。同时,自7月2日以来,东京2020年奥组委已经报告了58例运动员、官员和记者的新冠阳性病例。其中,还包括居住在奥运村的两名参赛选手。

    奥运会期间,预计将有1.1万名运动员入住奥运村。而奥运村的选手中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这让不安的情绪开始扩散。”共同社提到,东京奥运会日本代表团中有望获得奖牌的乒乓球、柔道、摔跤等比赛队伍将直接参加比赛,不入住奥运村。

    奥运村若发生任何疫情,都可能对比赛造成破坏。此前,官方并未披露住在奥运村的两名确诊运动员的国家及地区等信息,仅表示和前一日在奥运村确诊的1名奥运相关人员来自“同一国家同一比赛项目”的运动队。但据日本媒体报道,这两名选手来自南非男足国奥队,该队于7月14日抵达日本后前往奥运村,他们原将在7月22日于东京味之素体育场迎来与日本队的A组首场小组赛。

    目前,东京奥组委已将这3人转移到奥运村外酒店进行隔离,并要求这3人所属运动队的全体成员在奥运村自己的房间隔离,饭菜由组委会工作人员运送。

    尽管其他运动员的检测结果为阴性,但共同社发文称“这一突发状况或影响两队的比赛”。根据汇总新冠防疫对策的《规则集》和国际足联(FIFA)的相关规定,检出阳性的球员需要隔离多久应根据个别情况来决定。不过,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本届奥运会已有所调整,足球项目各队可登记的大名单人数从18人已增至22人。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据路透社报道,英国奥委会有6名英国田径运动员和两名工作人员经确认,在前往日本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航班上,与一名新冠肺炎确诊者有密切接触,因此这8人已被隔离。所幸,目前他们的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而据国际奥委会最新消息,此前因一名随队官员新冠检测阳性而不得不推迟前往日本的难民代表团,也将于近日陆续抵达日本,以继续他们来之不易的奥运之旅。

    奥运参赛选手和相关人员接连受到疫情影响,日本境内疫情数据也居高不下,从东京到广岛,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甚至在日本多次感受到民众的抗议示威。但即将开幕的奥运会已然“箭在弦上”。日本首相菅义伟7月17日在读卖电视台节目中强调:“即使没有观众,也要把感动传递给世界。向世界传达能够克服困难的信息是很有意义的。”

    为了对抗疫情,本届奥运会的确多了不少“特殊”的规定。例如,在颁奖仪式上,获奖运动员将自己从托盘中拿起奖牌佩戴在脖子上,不会采取握手、拥抱等祝贺方式;运动员就餐时,餐厅每两个座位之间装有透明板,东京奥组委要求运动员尽量单独用餐,与他人至少保持两米距离;运动员入住奥运村期间不能与外界接触,包括奥运相关人员在内,均不能私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核酸检测也是通过自助采集唾液的方式进行等等。

    但在这些看似“特殊”的规定后面,不可忽略的是,主办方也做了大量细致的准备工作。当运动员搞不清餐厅状况时,可以通过手机应用程序查看餐厅的拥挤情况;虽然自由出行不便,但奥运村内设有交通中心,运动员可以乘坐大巴前往各个比赛场馆,主办方还准备了十几辆新款电动小巴,方便运动员在奥运村内通行。即便是备受关注的核酸自测,也比想象中投入了更多人力物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入境核酸检测时体验了这项自助服务。报道组于7月18日下午抵达东京成田机场,经过3个多小时的等待后进入自测核酸的环节,虽是自测,但除了在小隔间内收集个人唾液外,其他环节均少不了工作人员全程引导,尤其在等待检测的区域,上百号人按号码坐成两排,工作人员一对一认真协助信息核对,几乎每次都跪在地上完成,声音也控制在两人对话的听力范围内,既不打扰他人也保护了隐私。

    在进入核酸自测环节前,很早就有明显标识“禁止拍照”。为“提高效率”,小隔间的墙上也贴有柠檬、青梅等有助唾液分泌的图片,同时配有17种文字予以指导,几个小举措足以体现名声在外的日本细节。

    从在飞机上填写相关单据,到落地5个小时后拿到检测报告,专职工作人员几乎全程陪同引导,在交通点分流至各指定酒店时,即便来自同一媒体的多人同住一家酒店,也严格依照防疫要求,按一人一辆出租车的方式将记者送达酒店。而进入酒店的3天隔离期,记者除了准时在指定软件上报备身体情况,还必须进行核酸检测,然后通过预约请专人前往酒店收集核酸样本。即便隔离结束后,在新闻中心等场所依然能见到自采核酸的指定位置。

    据共同社报道,本届东京奥运会赴日参赛选手约1万人,其他参会人员约4.1万人。为防控疫情,主办方要求所有参赛选手每天做新冠病毒筛查,预计单日检测样本量最高可达5万至6万份。

    7月17日,巴赫表示,他非常清楚人们对这次奥运会的“怀疑态度”,但他想“再次虚心地请求并邀请日本人民欢迎和支持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因为“运动员和日本民众拥有共同的利益需求,那就是让这届奥运会安全举办”。

    本报东京7月19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特派记者 梁璇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7月20日 04 版

作者:佚名